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
  • 正文內容

我的家鄉我的河

閱讀:494 次 作者:張海軍 來源:易水文藝 發布日期:2020-06-13 23:38:00
基本介紹:“生態易州·綠色家園”征文作品展。

  曾幾何時,那是一條時急時緩或深或淺的河流,那是一條清水蕩漾流水潺潺的河流。

  曾幾何時,那條河流,楊柳依依兩岸,蜻蜓立于蒲頭,春燕剽掠水面,水草招搖河底,蛙鳴起于堤邊,魚蝦戲于藻間。

  那條河流,是我家鄉的河流。她源于狼牙山腳的甘凜清泉,途經山澗林地,草坪田邊,注于山區與平原分界地帶的爆河,惠及萬家,恩澤后世。

  那條河流,史稱南易水,家鄉俗謂塘湖河!

  忘不了在河邊玩耍的情景。脫得溜溜光的小伙伴們急不可待地想下水,卻蹲在河邊猶豫不決。初夏,天氣雖然燥熱,河水依然沁涼。這個把腳探進水中,立馬倒吸一口涼氣縮回;那個把水掬在手里往懷中一撩,“媽”地一聲渾身一激靈。而我,邊嘲笑玩伴無能,邊邁腿走進水中,表現出“若無其事”的樣子,嘴中還不住地向岸上炫耀:“一點都不涼,下來呀”。其實,誰涼誰知道,否則,干嘛上牙齒和下牙齒一個勁兒地打架。

  忘不了在岸邊林蔭下釣魚的情景。魚竿是自制的,用普通竹竿代替;魚線是自制的,扯根紗罩上的紗絲即可;魚鉤是自制的,把細鋼絲一端在砂石上磨鋒利了,彎成“U”字形,另一段彎個小圈系魚線就完事;然后,就是“姜太公釣魚”了。還別說,一中午也能釣上半斤八兩的,鯽魚、嘎魚、泥鰍、白條,雜魚種種,皆有上鉤,回家交給媽媽上鍋底一煎,真香!

  忘不了在河邊樹林里讀書的情景。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初,我苦讀于坐落在塘湖河畔的學校——塘湖高中。日常放學后或周六日,同學們經常結伴去河邊,有時是為了放松一下緊張的心情,更多時候是加班加點馬不停蹄地復習。狼牙山倒映在清澈的塘湖河水中,被譽為“郎山倒影”,成為易縣一大美景。鐘靈毓秀的環境,濡染了塘中一批批渴求知識的學子,讓放羊娃走出大山,讓光腳丫子的窮孩子走進城市,金榜題名,鯉跳龍門,改變了無數人的命運。我,也是在那個時候,承蒙家鄉山水的蔭庇,走進了高等學府。

  那年暑假,我躊躇滿志地回到家鄉,閑暇時情不自禁走到塘湖河邊,或許是想重溫一下往昔的美好時光。

  震驚的是,塘湖河斷流了。曾經不止一次地聽父輩說起,沒有人見過這條河流干涸。然而,眼前的她的的確確斷流了,幾近干涸。

  驕陽下,幾洼死水毫無生機,上面浮滿了綠沫,看不到游魚的蹤影;皴裂的河道爆起塊塊淤泥的皮層,仿佛發出嗶嗶啪啪的爆響;裸露的水草披覆在兩岸與河底,沒有了昔日的嫩綠,被日頭榨干了水分,好像冒起了煙一樣。

  這就是我生于斯長于斯的家鄉河?這就是我玩耍與學習的樂園?我的心被緊緊地揪住,像要扯出臟腑。沒有了柔美的水,還能孕育靈氣的人嗎?我捫心自問,對天發問,百腸糾結,無從得知。

  我只知道,自此若干年中,鄉民們置若罔聞,我行我素,把河道當成垃圾場、排水溝和建房地,當成囤積石材的料場,當成獲取暴利的非法采砂地。整車整車的生活和建筑垃圾把河道填埋成了座座小山,一個個石材廠或造紙廠臨河而建,一棟一棟新房屋占用河道拔地而起。塘湖河容顏凋謝,滿目瘡痍,沒有了清澈的河水和富饒的水產,沒有了映襯的藍天和靈動的飛鳥,沒有了涼爽的樹林和苦讀的學子,有的只是四處飄飛的塑料袋,臭氣熏天的工業用水,烏七八糟的破衣爛鞋,令人反胃的死貓爛狗。

  人們隨意蹂躪著河流,榨取著它的價值。這種行為僅此而已嗎?想想吧!汽車尾氣超量排放,工廠黑煙滾滾冒出,秸稈雜草大量焚燒,瓜果蔬菜農藥噴灑超標,食品有害成分肆意添加,凡此種種,哪一樣不是飲鴆止渴的行為?河流像一面巨大的動態反光鏡,折射出生態環境的優劣,反饋出人類行為的美丑。

  大自然,能夠無私地饋贈人類,也會時而變臉戲耍眾生。當人類的攫取變成貪婪時,當只知獲取卻不知回饋時,大自然往往會跟人們開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,調侃一下自以為是不知珍愛的愚民。不是嗎?水質下降了,霧霾嚴重了,食品不安全了,資源枯竭了,哪一樣不是直接威脅人們生命人類和生存的要素?

  在嚴峻的現實面前,黨和國家呼吁人們改善環境質量,并制定了相關法律法規。以河道為例,國家確立了“河長”制,由各級黨政主要負責人擔任“河長”,負責組織領導相應河湖的管理和保護。嘗到了苦果的人們開始反思,開始回歸環保本真。

  堵塞的河道越來越疏通,垃圾清理得越來越稀少,沿河違建被拆除,非法開采被遏止……

  前年,我回到老家,有人告訴我,河里有水了,水量還不小。我將信將疑,去到河邊,果如其言!我驚喜得想要蹦起來,仿佛水不是流在河道里,而是滋潤在我的心田中。

  去年,我回到老家,有人告訴我,河邊有人釣魚了,而且垂釣的人還不少。我不再懷疑,去到河邊,又果如其言!看著怡然自得的人們,我仿佛找回了昔日的童年。

  今年疫情解封后,我又回到老家。餐桌上,多了一道家鄉美味:爆炒小河蝦。河蝦產自我家鄉的河——塘湖河,是從老鄉手中買來的,價格便宜得難以想象,論堆不論斤,20塊錢一兜,約摸5斤,這點錢要是在城市里,也就買一斤多,還是人工養殖的。

  作為生態大縣,作為雄安新區和白洋淀水源地,易縣縣委政府非常重視河道整治工作。最近,我從易縣電視臺新聞中了解到,在4、5、6三個月份,兼任易水流域總河長的易縣縣長先后到中易水、北易水和南易水實地調研,進一步落實河道流域整治工作,易縣生態環境局也對瀑河沿河排污口進行了排查,全面加強對入河排污口的監督管理,有效改善了瀑河流域水環境質量,確保不讓一滴污水進入白洋淀。

  我能想象得出,若干年甚至三五年后,一條條清潔環保的水流會歡快地流向一座嶄新的現代化新城——雄安新區。我能想象得出,“華北明珠”白洋淀會因為有了這條清潔水流的注入,變得更加豐盈富庶,璀璨奪目!

  我家鄉的河流——塘湖河,不僅養育了沿岸的父老,還在盡心竭力地為雄安建設奉獻著所有。一河牽兩地,締結萬代情。當然,這不是舊時代“我住長江頭,君住長江尾”的兩地別離愁緒,而是新時代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攜手并肩,和美與共。

  驕傲吧,易水人!

  驕傲吧!我的家鄉我的河!

  作者簡介:

  張海軍,男,1963年出生,中學語文高級教師職稱,易縣作協會員。 1985年畢業于保定師專中文系并從事高中語文教學至今。工作期間,1991年本科函授畢業于河北省教育學院漢語言文學專業。 喜歡文字工作,愛好詩歌、散文、雜感和鑒賞等方面的文學寫作;曾擔任評委參與縣作協組織的文學大賽作品評選工作。參與作協承接的文聯組辦的優秀作品選集篩選及修改工作;多篇作品見諸于網媒和紙媒。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加盟十足便利店赚钱嘛 全天福彩计划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图电脑版 上海老张期货配资 江西11选5中奖助手 北京快乐8骗局全过程 多乐彩近100期开奖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双彩基本 北京28骗局最新消息 海南4+1怎么玩 河北快三开奖今天 体彩辽宁11选5怎么玩 乐彩湖南快乐十分 吉林快三和值大小单双走势图 北京快乐8上中下稳赚 福彩15选5走势图表 河北快三分析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