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
  • 正文內容

補天

閱讀:483 次 作者:柯于明 來源:中國作家 發布日期:2020-02-27 09:00:00
基本介紹:“人民戰‘疫’”征文作品選讀。

  天蒙蒙亮,窗外響起風雨聲。我趕緊起床走到窗前,長吁一口氣,多天沒有下雨了,是該把疫情下的武漢好好沖洗沖洗。一會兒,閃電雷聲加了進來,一道接一道,一聲連一聲。每一聲炸雷,好像是把天空撕裂了一道口子,那豪雨就嘩嘩啦啦越來越大。

  我來到客廳,發現老伴早已起床,正在廚房里做早餐,鍋里傳出很響的油爆聲。老伴說,她在煎“補天粑”了。

  按楚地風俗,農歷正月二十是“補天”的日子。所謂“補天”,就是在鍋中煎烤一種圓形的米粑,分給全家人吃,以求一年的風調雨順。吃了米粑的人,這一年出門都會遇到好天氣。

  我們雖然住在城里,但還是把鄉下的風俗帶到了這里。老伴把用紅糖煎得金黃的米粑端上桌,可吃粑的只有我、老伴和兩個孫子。兒子和兒媳婦都到抗擊冠狀病毒疫情前線忙碌去了。

  兒子是一家媒體的攝影記者,自從大年三十出門,一直沒有回家。疫情就是命令,新聞單位自然反應迅速,而他更有多年的職業責任和敏感。武漢市政府宣布“關閉離漢通道”當天,他就沖到了采訪一線,拍攝武漢隧道封閉的新聞。大年三十上午,我以為他放春節假了,他卻拿了幾件衣服出了門,中午全家吃“團年飯”,等了他半天,他卻打電話說,他正在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采訪,就在那里跟醫生們一起吃盒飯。飯后他繼續采訪,一直忙到晚上轉鐘,回到單位吃一碗方便面過除夕夜。此后,隨著疫情日益嚴重,他的工作量成倍增加,每天往返于幾家定點醫院,并多次冒著危險進入核心區和ICU采訪,拍攝醫生護士奮戰疫情的照片和視頻。金銀潭醫院是最早收治冠狀病毒感染者的醫院,院長張定宇非常忙碌,為了采訪這位抗疫英模,他和同事等了九個小時,最終完成了長篇報道,感動了許多人。在武漢市肺科醫院采訪ICU主任胡明時,胡明突然接到電話,得知在另一醫院當ICU主任的朋友被確診感染了新冠肺炎,忍不住痛哭流淚。他抓拍了這感人的一幕,記錄了醫生艱難的一面和最真實的情感世界。這些天來,他的身影不斷在車站、機場、超市、街頭出現,拍攝了許多十分珍貴的照片,有效宣傳了白衣天使的形象,同時也受到精神的洗禮,升華了自己的思想境界。《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》在頭版以《四進隔離病房 用影像記錄真情》為題報道了他的事跡,單位領導和同事紛紛為他點贊,稱他也是“最美逆行者”。

  兒媳婦是江岸區法院的一位公務員。這些日子里,除了支持丈夫工作,照顧老人小孩,從大年初四就開始去單位值班。她跟單位所在社區的同志一起,深入到居民中做防護宣傳,勸人戴口罩,送菜上門,幫忙買藥,這兩天還上門測量體溫,拉網排查發燒者。由于上面沒有發放防護工具,這項工作也是非常危險的。她毫無怨言,有時忙到晚上九十點才回來,中晚飯都在單位吃方便面。今天一早,她又下社區忙碌去了。

  我和老伴響應號召,居家隔離,帶著兩個孫子,閉門不出,可一顆心天天懸著,時刻擔心兒子媳婦的安全。正在我們剛吃完“補天粑”時,門鈴響了。十一歲的大孫子脫口而出:“媽媽回了!”一下子沖到門口抓起可視話筒。還不到兩歲的小孫子偏說:“是爸爸!”要我抱著他去看門鈴。我往門鈴的小屏幕一看,果然是兒子回來了。大孫子叫了一聲爸爸,小孫子卻說:“不是爸爸!”因為穿著一身防護服,口罩眼鏡遮住了臉,小孫子認不出來,說:“是賣棒棒糖的。”一句童稚的話把我們逗得笑起來。

  正在我們老兩口高興、兩個孫子雀躍的時候,兒子卻說他不上樓了。由于抗疫形勢日益嚴峻,采訪任務繁重,也是為了家人的安全,兒子早把自己“隔離”了起來,二十天了從沒有進過家門,也難怪小孫子對他變得陌生。這期間有兩個晚上,兒子來過樓下兩次,每次都是回來拿放在家中的采訪器材,但沒有跟妻兒見面,都是由老伴把東西送到樓下。老伴出門也是“全副武裝”,口罩手套一樣不少。他們母子倆在樓下“單線聯系”,只道幾聲珍重就分手,彼此也看不見面目。這一次,兒子是回來拿無人機的,今天要去雷神山醫院、火神山醫院拍攝視頻。

  大孫子懂道理,這些天從手機上看到爸爸在一線采訪的事跡,很是自豪,又知道為爸爸擔心,曾做一個小視頻發給爸爸,希望他注意安全。現在爸爸不上樓,他就忍著。而小孫子卻不干,哭鬧著要下樓去見爸爸,我拿棒棒糖哄他,他也不要。兒子在單元門口通過門鈴話筒也聽到了哭聲,可他不能上樓來安慰一下。

  還是由老伴下樓跟兒子“接頭”。一會兒老伴回來了,我才知道他們“母子會”的細節:外面的雨一直在下,他們站在門棟的檐下,兒子接了無人機,給了媽媽一包口罩。老伴說:“你稍等一下,我去煎幾個米粑給你吃。”兒子卻說他剛吃了面包。老伴說:“你忘了今天是么日子,我煎的可是補天的粑啊!”兒子說:“面包也可以補天嘛!”老伴堅持說:“聽我的,只要你等五分鐘。”兒子卻堅持:“我一分鐘也不能等,同事正在那邊等我呢!”說罷轉身就上車,很快消失在風雨中。老伴對我說時,眼淚在眼眶里打轉。

  大孫子這時突然問我:“爺爺,老師給我們講過‘女媧補天’的故事,女媧是神,我們又不是神,怎么能補天呢?再說,女媧是煉五色石來補天的,我們吃這些米粑怎么能補天呢?”我被孫子一下子問住了。

  入夜,我的思路才慢慢清晰起來。這個“煎粑補天”的風俗之所以產生于楚地,正因為我們祖祖輩輩的莫大智慧。天上的神話落在這塊沃土上,便演繹成如此美妙、如此浪漫的世俗。我的父老鄉親個個都是可以補天的,或者說,我們這些黎民百姓人人都是女媧。也許我們沒有女媧的神力,一個人的力量非常渺小,但如果家家戶戶,男女老少,眾人攜手,一起來“補”,就沒有補不好的“天”。

  就像眼前這場抗擊新冠病毒的戰爭,千千萬萬的人民群眾正在動員起來,奮力“補天”。我們懂得,天是大家的,靠每個人來補,不要僥幸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。只有個個做女媧,人人都出力,才能把天補好。況且,補天也不限于五色石,“米粑”可以補天,“面包”也可以補天。兒子沖鋒在最前線是在“補天”,兒媳婦堅守崗位也是在“補天”,我和老伴居家隔離,不給社會添亂也是在“補天”,兩個孫子乖乖宅在家里,也是同我們一起在“補天”。如此廣泛的動員,如此眾志成城,一定能雨過天晴,我們的頭頂上,一定是一片蔚藍蔚藍的蒼穹。

  (作者系中國作協會員)

標簽:散文,征文范文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  • 上一頁:致敬英雄
  • 下一頁:老屋井
  • 加盟十足便利店赚钱嘛 江苏11选五玩法奖金 股票配资门户 找恒瑞行配资 长春麻将小鸡飞蛋免 海南麻将下载地址 现在在互联网怎么赚钱 上海11选5走势图官网 彩票动物总动员玩法介绍 欧冠排行榜 微乐麻将app 600797股票行 至尊娱乐棋牌平台下载 股票下跌换手率低 九游棋牌渔民福利 手机炒股行情软件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九游游戏大全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