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雜文 評論
  • 正文內容

詩歌的“成色”

閱讀:901 次 作者:麥笛 來源:中國青年作家報 發布日期:2019-12-05 11:49:20
基本介紹: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詩歌評論文章。

  一首詩歌擺在面前,是什么“成色”?

  我想就這個問題談談我個人的看法。

  首先看詩歌的形式。

  排列方式決定了視覺沖擊力和形式美。一種是整齊排列,表達強烈情感和鏗鏘節奏,狂飆時代的詩歌大多運用這種排列方式;另一種是錯落排列,屬于舒緩抒情,本身就有暗示與隱喻的作用。我個人比較偏愛后一種,因為前一種體現不出跌宕與波瀾,閱讀時容易產生疲勞感。我以為,如果一首好詩按十成算,排列方式起碼占一成。

  其次看詩歌的題目。

  題目是一首詩的眼睛。這是一個眼球時代,標題的影響力是巨大的。當然,不是說越搶眼的標題就越好。

  確立詩歌題目有幾個原則。

  一要準:如果一個統帥率領的是其他人的軍隊,怎么打仗呢。我想說的是,標題是內容的概括、提煉或升華。如張新泉老師的《日子是命運攤開的手掌》,由此展開想象,標題統帥著想象之兵,一路馳騁,蕩氣回腸。

  二要實:在大背景之下,找準一個小落點。這樣的詩歌實實在在,言之有物,可信可靠。

  例如,湯養宗的《父親與草》:

  我的父親說草是除不完的

  他在地里鋤了一輩子草

  他死后,草又在他的墳頭長了出來

  透過父親與草的關系,讀者看見了父親與命運抗爭的一生。這首詩,從標題到內容都是比較成功的實例。

  三要新:新角度、新體驗、新發現、新思考等等。比如,收到生者來信不新鮮,但是收到死者來信,會引起我們的閱讀興趣。我們看看辛波斯卡(波蘭詩人,1996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)的《死者來信》(節選):

  我們讀著死者來信,如無助的諸神,

  但畢竟是神,我們可以預知未來之事。

  我們知道,哪些債務不必償還

  哪些寡婦將與溫暖的身體再婚。

  貧窮的死者,盲目的死者

  受騙的、犯錯的、謹慎得有點可憐的死者。

  我們看見人們在背后做鬼臉。

  在靜默中,我們觀看他們棋盤上的兵卒,

  盡管,接著要走的三步我們都已知曉。

  死者預期的每一件事,實現的樣子總會截然不同,

  或略有差異——其實還是徹底不一致。

  他們中最熱情的人凝視著我們的眼睛,深信不疑:

  他們的算計告訴自己,他們將在我們眼中發現完美。

  借助死者來信,說的全是人間況味。他們的生存,其實就是在拿時間來賭命。“他們的算計告訴自己,他們將在我們眼中發現完美”,所以,活著即美好。如果一首好詩按十成算,選好詩歌的標題起碼占三成。這就是美女有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還要美睫文眉的原因。

  第三,看詩歌的質地。

  再好的排列,再好的標題,如果沒有內容的支撐,也是立不起來的。所以,詩歌內容起碼要占六成。今天我想談談詩歌的質地,即通常我們所說的:詩歌要有質感。

  腦子里突然冒出“質感”這個詞來。

  質感是什么?質感是指一件藝術品的質地給讀者帶來的審美感受。這個詞大多運用在繪畫、雕塑、攝影等藝術中。在詩歌中,質感通常表現為詩歌語言給讀者帶來的及物感、逼真感和厚重感。

  一首詩具有質感,往往能讓讀者感到可信。結實的語言,敲擊在讀者的心弦上,回音清晰而嘹亮,共鳴雄渾,浮想聯翩,回味悠長。我最先讀到有質感的詩是聞一多的《死水》,他提倡音樂美、繪畫美、建筑美的典型之作。詩人把舊中國現實比喻為“一溝絕望的死水”,表達了對丑惡勢力的憎恨和對祖國深沉的摯愛,在絕望中飽含著希望,在冷峻里灌注著一腔愛國主義的熱情。

  著名詩人艾青的《礁石》的質感,也給我留下深刻印象:

  一個浪,一個浪

  無休止地撲過來

  每一個浪都在它腳下

  被打成碎沫,散開……

  它的臉上和身上

  像刀砍過的一樣

  但它依然站在那里

  含著微笑,看著海洋……

  詩中“撲”“打”“砍”幾個質感強烈的動詞,塑造了一個硬漢形象。顯然,這就是質感的力量,也是詩歌的力量。

  質感是好作品的重要特質,是詩美的重要因素。不管是寫實的還是寫意的作品,都需要詩人惟妙惟肖的筆力基礎和詩人思想力的堅強支撐。當下詩人中,胡弦詩歌的質感頗具特色。

  我們來看胡弦的《秤》(節選):

  星星落在秤桿上,表明

  一段木頭上有了天象,宇宙的秘密

  正在人間深處滑動。

  萬物自有斤兩,但那些星星

  抿著嘴唇。沉默,

  像它們獨有的發言權。

  一桿秤上,星空如迷宮。

  秤是人們司空見慣的工具,稱量物品也稱量世道人心。詩人由此展開想象,“星星落在秤桿上,表明/一段木頭上有了天象”詩歌的出發點,起飛點,落腳點完美結合,及物又實在。靜止中蘊含強大的爆發力,詩歌張力突顯。整首詩都是在寫秤,而每一處都絕非寫秤。看得見,摸得著,想得遠,思得深。這樣的詩歌文本,筋道,耐讀。我心中,類似的詩歌起碼應該算九成以上。

  關于詩歌的成色,每個人的標準不同,十成之喻,不足為信。同時,詩歌的成色也不是能夠截然分開的。一首好的詩歌,往往是一個有機結合體。一首詩的總得分應該大于每個部分得分之和。這樣的詩歌才是受讀者喜歡,經得起時間檢驗的好作品。

標簽:詩歌,評論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加盟十足便利店赚钱嘛 血战麻将规则如何算倍 永利棋牌官网登录 股票下跌突然放量 大嘴棋牌官网下载安 金融投资行业股票 大地网投app下载 炒股网上交易平台 熊猫牌手机 伊利股票走势分析 多乐彩胆拖定胆技巧 上海11选5专家预测 极速赛车玩法 湖北11选五任三遗漏 北京pk10免费计划群 赛车pk10微信群计划群 网络赚钱是真的吗